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员工风采
员工风采【字体:放大 缩小】   
趁时光依旧,听爷爷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
2019年4月22日   

“全民先进·从我做起”之

趁时光依旧,听爷爷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

时间似白驹过隙,一眨眼,我们长大了,他们老了……都说,人越老越害怕孤单,需要陪伴,需要温暖,在岁月飞逝的时光里,倾听是一种温暖的陪伴,是别样的珍惜,是真挚的感恩,是世间最美好的情感。那些略微褪色的故事,如涓涓细流,暖如阳光。

11000个国庆中的“同庆”

人物:@大张

我父亲说,他出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那年国庆。

父亲出生那天,爷爷正和一群汉子挤在公社的收音机旁听得热血沸腾,收音机里嚷,“伟大领袖毛主席正站在天安门上向走过的民兵挥手致意……”这时屋坎下那家的二妞在门外喊,“张叔,婶子要生了,叫你快回去呐。”

爷爷刚冲到家门口,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,爷爷兴奋难耐,却没冲进屋去,低吼了一声,“带把儿不?”接生的是奶奶的大嫂,朴实的中年妇人用手背揩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,冲着门外喊,“带的!”爷爷才像风一样地卷开门冲了进来,抢了大嫂手里的孩子,满面欣喜却不知说什么好,笑着看了半天,虎虎叫了声,“儿子!”

请了满月酒,爷爷背了父亲去乡里。登记户口的文书看起来文质彬彬的,逗了逗爷爷背上的孩子,才坐下拿了笔,问道,“叫啥子?”

爷爷骄傲地说,“张国庆!”

文书便惊叫了起来,“又是国庆出生的?!今天都来了五个叫‘国庆’的了,全国上下这天出生又叫‘国庆’的孩子加起来怕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……”捏在手里的笔便没落在纸上,仰了头去看爷爷。

爷爷被看得有了犹豫,“这样啊……”

文书笑了笑,“干脆改改吧,叫国庆的太多了,忒没意思了。”爷爷就挠了头傻笑了,这个名字也是刚好撞上的,除了还真想不出来什么名儿了。

文书见了,便放了笔又站起来去看爷爷背上的孩子,随口说道,“不如叫‘同庆’好不?普天同庆,听着喜庆,叫的人也比‘国庆’少。”

爷爷点了头,于是父亲就得到了他的大名——张同庆,与那1000个国庆不同的“同庆”。

2、被扁担“打”下来的姑姑

人物:@杨二丫

奶奶说:“人是生活条件越好越受不得苦了,我生你姑姑的时候难产,你舅婆拿扁担一压,你姑姑就出来了。你妈送到医院都忙活了一天多才把你生下来,等到以后你媳妇生娃娃,可能全世界都是剖腹产了。”我不以为然,“这是进步。”奶奶没有反驳,摇了摇头。“本来有口汤喝都可以活下来的——以前我们有口汤喝都可以活下来,你行么?”我想,那要看什么汤,大骨萝卜汤应该可以的。

奶奶生姑姑的时候,折腾了很久都没生下来,舅婆在房间里嘀咕,“咋比第一次生还难?难道是难产了?”

父亲那时候当然听不懂舅婆在说啥,但里面又喊了:“大娃,快去拿根扁担来!”父亲风一阵地拿来扁担又跑进去,看见奶奶躺在床上,叫得惊心颤耳,他颤巍巍地把扁担递给床边的舅婆,舅婆接了,也没说话,转身就拿扁担往奶奶涨鼓鼓的肚皮上压。父亲有些害怕,又不敢走,扑上去抱了舅婆的腿喊,“别打我娘……”舅婆把父亲推开了,又拿扁担打奶奶。父亲又扑上去,大喊:“爹啊,舅妈要把娘打死了”。

正哭喊着,就看到舅婆从奶奶的双腿间抱出来一个红彤彤、粘粘的小人儿来。父亲吓了一跳,哭也哭不出来了。就看到舅婆提了小人儿的一条腿,用力打她的光屁股,小人儿憋不住,哇地哭出了声音。舅婆却笑了,把小人儿递到父亲的眼前,“看,大娃,这是你妹妹。”父亲看得目瞪口呆,舅婆打了奶奶一顿,打出来一个妹妹。这就是我那被扁担“打”下来的姑姑。

3、舅舅就是半个娘

人物:@带头大哥

四五岁的娃娃是最讨人憎厌的,特别是男娃娃,真正的人憎狗嫌。爷爷说,他们四五岁的时候,连怀上二胎的娘都要扛了锄头上山做活路,是不可能专门留个人看娃的,因此村里的娃娃们,跟着“带头大哥”满山乱跑。

肚子饿了跑不动坐在门槛上等着爹娘回来做饭吃。要是爹娘回来晚了,门槛上就没人。那天下午,爹深深地叹了口气,说:“他娘,去他舅舅家把孩子拖回来,这两年天灾闹得,哪家还能有多的给他吃?虽说是你亲哥哥,但是也不能这样吃的”。

娘走到舅舅家的时候,我正坐在舅舅家的门槛上捧了个海碗在喝着东西,小小的头全都探进了碗里。娘板着脸骂道:“大元!你咋又跑到舅妈家来吃东西了!”舅舅、舅妈闻声出来,舅舅就说道,“骂啥?骂啥?小孩子能吃得了多少?”舅妈翻了个白眼,刚要开口,却被舅舅一眼瞪得不敢开腔。

娘讪讪地开口:“哥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他再来,你别给他吃。”又拉过了我骂道:“你以后别往舅舅家跑。”我挠了挠瘦脸上那看起来大得出奇的耳朵,没有吱声。

舅舅却不以为然,“半大点个娃儿,吃得了好多?几颗野菜而已,也吃不穷哪个!”接着又对我说:“大元,饿了就到舅舅这里来!”我大大地打了个饱嗝:“好!”娘无言,拉了我就往家走。

走出不远后面就传来了舅妈的声音:“几颗野菜而已!你再出去挖几颗野菜给我看看!咱家的人饿着了你就不心疼……”。娘耳根子都红了,拉着我赶紧加快地赶了几步……远处的风声夹着舅舅的声音,格外清晰,“舅舅就是半个娘,我能不对他好么”?

4、一旦来之不易,就会懂得珍惜了

人物:@刘小鱼

外公说:“一旦来之不易了,就会懂得珍惜了。”我说我当然懂得,外公却说,“你不懂什么叫真正的来之不易。”

外公回忆说:那一年,我背着娘用两片帆布缝成的书包跟在爹的背后,爹的脸色有些难看,我不敢说话。压抑的气氛让我一直不敢开口说话,我不知道上学这样的喜事为什么爹一个笑脸都没有,好不容易捱到了学校,报名处只有一个老头拿着笔在登记着新生的名字,一群人把他围了,嚷嚷着自己孩子的名字,老头不紧不慢地在纸上写划着,钢笔划过的纸面就留下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。

人群终于散开了,爹掐灭了烟走向了老头的桌子。老头没有抬头,问,“名字?”“刘青山。”爹低低地答。老头却没写下名字,眼里带了戏谑地望着爹,“政治成分?”爹竟然被这个干巴巴的老头望得抖了一下,“贫农……”

老头放了笔站起来,双手背在了身后,眼睛似乎看着爹,又似乎在看着天,“贫农?刘三少爷,你骗得了政府骗不了我,我们家当初可是种着你们家的地的。你爹他该是个地主吧,你是咋摇身一变变成了贫农的?”爹黑油油的脸膛竟泛起了一丝红光,“我……”

老头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笑,“刘老三!我跟你说,现在我们翻身做主了,这里不再是你刘家说了算了。我们这里不收地主的孙子,你儿子永远都别想上学!”

爹松开了紧咬着的下嘴唇,“孙……孙老师,当年土改的时候政府就说了,那时我还没满十八岁,没有继承我爹的家业,我也算是贫农。政府也说了,我们是社…会…主义…国家,不讲连坐的。孙老师,你通融通融,你把青山也收了吧,张家的孩子不也在上学吗?”

老头却轻蔑地说,“你少和我讲道理,当年我可没少见你们蛮不讲理的时候,社会主义的道理是和社会主义的人民讲的,不是和你们这些地主讲的!要怪就怪你爹!人张家的孩子在这里上学是因为人家做了好事,我懒得和你说,你们走!”

爹拍了拍我的头,让我先回家,而爹去了张地主的后代家里。回来以后,爹和娘吵了一架,爹大声愤怒的说着什么,娘低声压抑的哭泣……最后,爹还是拧着半袋米去了孙老头家,而我也如愿上了学。

外公说完,是长久的沉默,而我,也在重新思考,何为来之不易。

感谢为我们提供故事素材的每一位员工。

趁时光依旧,听爷爷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,不忘过去,珍惜当下,不畏将来,做一个有温度的人,过有温度的一生。

(作者:刘芳   责任编辑:陈江波)